荷兰皇家壳牌公司 范德伟有了女性接班人

范德伟的“丰功伟绩”让壳牌董事会对其恋恋不舍,但两年后功臣范德伟终将脱离 壳牌。种种迹象标明 ,执掌着天然气和电力事务 的琳达·库克极有可能成为范德伟的接班人。

2007年4月26日,荷兰皇家壳牌公司

CEO范德伟表明 :“壳牌的下任首席执行官将在公司内部选择,并且 我的接班人很有可能是一位女性。”

把壳牌带上快速开展 之路的范德伟本方案 于2008年6月自己60岁时卸任,但壳牌对这位功臣一直 恋恋不舍并一再挽留。2007年3月,壳牌公司表明 ,范德伟现已 与董事会达到 共识,他的任期将比原方案 延长一年,范德伟“职务交代 的适合 时间”被延长至2009年6月。

为了表明 对范德伟的注重 ,壳牌董事会曾明确表明 ,范德伟在任期间,不会宣布继任者的正式人选。但范德伟最近的暗示走漏 壳牌将迎来有史以来大型国际石油公司的首位女性CEO,而现任壳牌执行董事的琳达·库克将很有可能成为这一人选。

解决储量丑闻危机

范德伟于2004年3月接替菲利普·沃茨担任壳牌皇家荷兰石油公司董事长。当时,公司正处于虚报动力 储量丑闻的包围之中。范德伟首要 有必要 解决这次储量虚报丑闻危机。

2004年1月9日,壳牌出人意料地宣布油气储藏 量降级:将39亿桶油当量的原油和天然气液体产品 储藏 的等级,由“确定”降为“可能”或其他更不确定的等级;将原先已被过错 地归为“已探明”类的27亿桶石油和12亿桶天然气,从头 划归为“未探明”类或“具有开采前景”类。据分析师测算,壳牌储藏 量一降级,其已探明油气储量的使用期将减少3年达到刚满10年,大大低于其两家最直接的竞争对手BP与埃克森美孚。后两家石油公司的油气储量使用年限均超过了13.5年。

音讯 一宣布,壳牌立刻堕入 四面楚歌的地步 。司法及证券监管部门纷乱 介入调查,投资者自信心 被严峻 挫伤,公司的市场诺言 遭到损害。音讯 宣布当天,壳牌股价便急跌7%,其市场价值骤减了30亿美元,对整个石油产业类的股票也发生 了影响。虚报储量的丑闻导致包括壳牌前董事长沃茨在内的三名公司最高层主管辞去职务 。最严峻 的结果是,壳牌在英国和欧洲大陆有20%的员工离职。

范德伟意识到,要让壳牌走出丑闻阴霾,并购更多的油气项目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因此,上游勘探领域被他定位为壳牌最重要的投资部分。

范德伟提出“更多的上游,更获利 的下游”的标语 ,被壳牌奉为赚钱魔咒。他施行 了“大猫”方案 ,花费15亿美元用于勘探开销 。据苏格兰动力 咨询公司统计,这个数字是上游勘探领域业内投资的最高水平。为了应对加大勘探力度带来的更高的花销,范德伟曾方案 在2006年卖掉价值150亿美元的资产,现在 公司现已 出售其在法国和美国的一些炼油厂。此外,范德伟还将向出产 部门投入105亿美元。

壳牌探寻石油的身影现已 遍布全球各地,一举取得 了在叙利亚和澳大利亚的几笔勘探权的大宗交易。据悉,到2015年,壳牌将具有 10个这样的大项目,其间 将包括一些“非传统石油”的开发项目。

合并双董事会

储量危机发生以来,许多投资者开始向壳牌凌乱的公司结构发问 ,壳牌古老而沉重的外壳也开始被撼动。

壳牌建立 于1897年,它的两个母公司分别是荷兰海牙的皇家荷兰石油公司和英国伦敦的壳牌运输公司,其间 前者持有壳牌60%的股权,后者持有40%。两家公司彼此独立,分别在荷兰和英国挂牌上市,可以彼此 购买对方的股票,具有 各自独立的董事会。

在资产管理公司管理总监艾瑞克·拉埃特和大大都 壳牌投资者看来,“壳牌危机的发生,可能与公司荷兰、英国两层 所有权有关。这种凌乱性结构诱发官僚惰性,形成 模糊不清的职责 界限”。范德伟则成为呼应 股东呼声并勇于 重组壳牌的第一人。

在投资者的强壮 压力和范德伟的推进 下,壳牌集团2004年10月开始方案 将公司转变为单董事会管理 架构,由同一个董事会和首席执行官管理。通过雇佣专门的金融机构,范德伟最终完成 了两家公司原有资产的别离 和终究 的合并。2005年7月20日,在两大母公司董事会合并方案取得 通往后 ,荷兰皇家和壳牌运输完成 统一。新公司命名为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合并后的公司在英国建立 ,而总部设在荷兰海牙,从而完毕 了壳牌具有98年前史 的“双董事会”二元化结构。范德伟表明 ,新结构将具备更大的问责制,以保障不会发生审计问题,并且 新结构“更能以业绩为导向”,更富有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