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新闻|查看过多很操心,哪有精力抓开展?

底层干部有话说——

很多精力用在了迎接各种查看上,多的时分一天好几拨,常常兼顾无术,疲于应对

关于相同的事项,不同单位牵头的查看乃至能得出相反的结论

曾被上级组织查看一家事务性很强的部门,但自己并不是这一领域专业人士,很丑陋到深层次的问题

2月11日,雅安市名山区委办通报了本年1月领导干部工作时间统筹状况:32位城镇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处理日常事务、参会天数均匀占比56%,调研和外出学习天数占比37%,有3位干部在外招商引资天数占比超10%。

“这个冬天,我们真正腾出了手抓开展,这都得益于上一年10月以来,中央和省委精简规范督查查看的精力落地。”2月底,记者在名山区解放乡采访时,乡党委书记吴比刚刚和引进的旅游公司签定完一个合作项目,为月亮湖村庄旅游项目培育人才。

长时间以来,一些当地督查查看查核名字繁复,多头重复,让底层干部把很多精力耗在了迎检迎考上,不只干部累不起,还疏远了干群关系。狠刹督查查看过多过滥之风,底层的状况究竟怎样,记者来到雅安市名山区进行了采访。

2018年8月,雅安市名山区中峰乡迎接一次单项查看时,按规则要求提供的迎检资料堆在会议桌上。刘星摄

督查查看过多过滥,有的底层干部想辞去职务

不是在查看就是在伴随查看的路上——近年来,记者在采访中常听到一些底层干部这样自嘲。在名山区采访时,不少底层干部也痛陈督查查看过多过滥的弊害。

宽和放乡相邻的新店镇,是川藏线上的一个大镇,也是茶产业大镇,相关制茶企业一度多达200多家,但大多属于小散乱。

“我在新店工作10年,镇里不知多少次研讨过要管理小散乱的茶业企业、作坊,但这个主见却长时间没有完成。”镇党委书记张思敏回忆说,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很多精力用在了迎接各种查看上,多的时分一天好几拨,常常兼顾无术,疲于应对。

解放乡银木村党支部书记彭启华还说,一些查看是多头、重复的,这种现象在脱贫攻坚中比较常见,比如不同的查看组看的都是上级要求的“五个一”等有关事项。

一些干部表明,只需自己工作经得起查验,单纯的迎检他们可以应对,我们最忧虑的是,很多查看要求开座谈会、准备汇报资料和各种档案资料。“白日迎接查看,晚上加班写汇报资料,制造档案资料,哪有更多时间谋划村里开展大事。”新店镇阳坪村村支部书记刘天军坦言。

“最苦楚的事,就是很多迎检资料中,需要有村干部的入户工作照佐证。”刘天军说,到村民家里、地头了解状况、解决问题,养成的习惯是要请旁人帮忙拍下自己在现场办公的照片,“群众很恶感,当面责问我究竟是来照相走形式的仍是来帮忙解决问题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