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孙智萍:干一岗 爱一岗 精一岗

少时屡次遇险 参加护理伤员

父亲身世于涟水县义兴镇五房村一个农民家庭,姊妹七个,那年日本鬼子侵吞了涟水,在我们家乡投放带细菌的跳蚤、臭虫和蚊子。不少人染上黑热病,医治不及时就送了命。父亲当时也患上黑热病,接连几天发烧,也不吃饭,亏得在淮阴闸口开药店的大姑父王立业,及时带回“606”针液,挂了好几天针,才救回一命。因为针管消毒不严,引起皮肤发炎,后虽治好,但至今他脖子上还留有一块很大的伤疤。

1943年秋,日本鬼子下乡扫荡,奶奶带着父亲和二叔躲进玉米地里,伪军跟在他们后边紧追不舍,眼看要追上了,奶奶急中生智,把包袱丢在岔道上,他们则向玉米田深处跑。敌人见有包袱,便停下脚步争抢。回头见田里有动态,又跟着追逐,还开了枪,奶奶的裤子上被打出几个弹孔,命大躲过一劫。

1944年,父亲到共产党办的东堤小学上学了。老师上第一课,问学生:“是地主养活贫民,仍是贫民养活地主?”小小年岁的父亲站起来答复老师:“是贫民养活地主的!”老师带头拍手,说父亲答复得对!后来,父亲当上了儿童团长,老师安置他们晚上散贴传单。1945年暑假,校园把父亲送到涟水黄营新安游览团培训班学习。回来后,父亲当起了“小先生”,把学到的革命道理讲给同学们听。

1946年,新四军与国民党军涟水战斗打得很惨烈,从前哨送下一批伤员,组织在孙大庄医治。年仅12岁的父亲参加了伤员效劳团。在男护士带领下,他端着盘子,给新四军伤员洗伤口、敷上药、包扎好。父亲看到兵士受伤重,有点紧张。伤员叔叔说:“小鬼,不要怕,我能坚持住,你洗擦吧!”父亲后来又到单人病房,为一位新四军连长处理伤口。他伤在左腿,伤得很凶猛,但他意志坚强,从不吭一声。连长吃的是小灶饭。一次,他叫父亲多打一人饭,让父亲和他一同吃。他很喜欢父亲,容许出院时带父亲到部队去。后来父亲因腿上起个疮,回家治病几天。再来时,连长和其他伤员随部队转移了,父亲未能跟连长走成。

奔南通调粮种 在中学当老师

1951年,父亲考上渔沟中学,校园每个月要交6块钱膳食费,家里没有钱交,学未上成。后来他又考上膏火、膳食费全免的淮阴农业校园,连书本费也免了。学习三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涟水县农业局。那时毕业的学生要先下底层锻炼,父亲被派到蒋庵乡何老庄劳动,吃住在农民家。那时正是冬天,要下到汪塘里挖污泥肥田。队长一敲钟,我们都得下水塘,父亲不习气下水,一全国来两条腿都肿了,第二天仍是继续下去挖。一年的劳动锻炼,父亲学会了干农活,又回到农业局上班。

1960年一天,县委书记把父亲叫到办公室,叫他拿介绍信到省农林厅,找施光前厅长,调拨粮种,事情很急。书记已打过手机给施厅长,说好了,派父亲去办手续。手续办好,父亲要到南通调夏玉米种30万斤和蚕豆种10万斤。父亲跑了如皋、海门、海安、闸上等地,对种子的水分、杂质、虫害、饱满度、千粒重、发芽率作了检测,契合要求才调回来。因蚕豆不属粮食,是蔬菜种子,所以要用粮票兑换。父亲又赶回涟水凑足粮票,用布袋装好,束在裤腰上,后赶到南通交了粮票,才把玉米种和蚕豆种调回来。刚到家,又接上新的使命,到淮安县调120万斤水稻种。因为稻种涣散在10多个调拨点,父亲要跑十几个当地,逐个检测稻种质量,才干定调拨数量,那阶段把父亲忙坏了,人也瘦了。为的是克服天然灾祸,让涟水人民有足够粮食日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