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讲堂”唤起文化记忆

学生在老师的辅导下扮演皮影戏。新华社发

一年一度的春运挨近尾声,在这四十多天的时间里,回家是最为温暖的主题。行色匆匆的旅客们着急地等候着自己车次的信息,背后是对家乡的无限挂念。也许春节的相聚是短暂的,而乡情则是漫长而又悠远的一种情愫,可以通过多种形式润泽游子们的心灵。那么,乡情是否可以走入讲堂?带“乡土味”的课程又将怎么引导我们从头发现自己所居住的社区、城区、城市的文化元素?为此记者进行了看望。

1.重视身边的文化记忆

春节前夕,天津市西青区实验小学六年级的同学们格外快乐——他们亲手绘制的灯笼年画被老师表扬了。“我们校园地点的区域是杨柳青年画的发源地,校园用专门编写的教科书和光盘为教材,每两周开设一节年画课,从四年级开始,学生已具备独立绘制年画的能力。在此基础上,校园还开发了一系列高阶课程,将年画与灯笼、扇面、泥塑、拉丝等工艺结合,丰厚传统艺术的应用场景,并积极走出校门,绘制墙壁宣传年画,彰显其社会意义。”校长李祖华介绍说,杨柳青年画是中国四大木版年画之一,校园开设的杨柳青年画特色系列课程旨在引领师生在审美与创作过程中珍爱家乡年画文化,浸润师生的家国情怀。

将当地的民间工艺——年画带到小学讲堂,可以说是乡土教育的一种形式。那么何为乡土教育?著名社会学家、教育学家潘光旦曾说:“近代教育下的青年,关于纵横上下多少万年的前史,不难取得一知半解……但我们假如问他……他从小成长的家乡最初是怎样开辟的,后来有些什么重要的变迁,出过什么重要的人才,对一省一国有过什么文化上的贡献,本乡的地形地质怎么,山川的脉络怎么,有何名胜古迹,有何特其他天然或人工的产品——他可以瞠目咋舌不知所对,真正答复得有些要领的可以说十无一二,这不是很奇特么?”潘光旦认为,关于故乡前史沿革、地舆形势、风土情面等方面的常识都应属于乡土教育的规模。

然而,当飞驰的列车、腾空而起的飞机让我们很快可以抵达在古人看来遥不可及的当地,人们在地表空间的所及规模得曾经所未有地延展。一个人的脚印可以在全国、世界规模内遍布,关于自己故乡或者工作城市的“在地化”体验却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要对故乡发生真实的爱情和心思认同,除了需要有生长的阅历和人际往来的体验,对故乡风土情面、地舆习俗的了解和认知也必不可少。乡土教育之于现代人的意义现已彰显。

2.传承文化自信和认同

怎么将“当地性常识”从头带到人们身边,回归关于乡土的文化体认?欣赏苏绣作坊,调查、访谈苏绣名人,参加镇湖苏绣一日游,每一年还有中国刺绣艺术节活动——姑苏高新区镇湖实验小学的学生们通过当地性校本课程,走近自己身边最“接地气”的当地文化。“苏绣艺术是吴地文化的标志,‘精密雅洁’的特点是苏绣文化的集中再现。校园结合地域文化特质,确立了‘苏绣艺术’校本课程的培育方针:让学生知道、感受、赏识苏绣,了解苏绣的来源、开展;了解苏绣的制造过程,开始学会苏绣的简略技法;同时了解镇湖人民为苏绣作出的贡献,培育学生酷爱家乡的情感。”镇湖实验小校园长刘健介绍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