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小山村走进新时代——河北栾卸村的美丽“蝶变”

新华社石家庄1月31日电 题:太行小山村走进新时代——河北栾卸村的美丽“蝶变”

新华社记者王洪峰、高博、曹国厂

行走在栾卸村,入眼皆风景:万亩银杏林掩映着红瓦白墙的新民居,蜿蜒弯曲的山间公路串起田园风景……虽是寒冬时节,但前来太行山深处河北省沙河市栾卸村的游客络绎不停。

20世纪六七十时代,栾卸村是一个“花钱靠救助、吃粮靠返销”的穷山沟。40多年来,在村党支部书记李长庚的带领下,村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靠山挖矿到产业兴村

栾卸地处太行山东麓。1977年,不满19岁的李长庚接过重担,成为村党支部书记。他暗下决心:“既然接手了,一定要干出个姿态,让乡亲过上殷实日子。”

深山区的栾卸,地下蕴藏着丰厚的煤炭、铁矿资源。1979年,栾卸建起全县第一个村办煤矿,随后又建起6座,年产量达到20万吨。“那几年,我们‘深挖地下聚宝盆’,到1984年,村集体收入达到500万元。”李长庚说。

之后,李长庚带领村民陆续开办了养鸡场、种猪场等多家企业。到1989年,全村工农业总产值达到2300万元,人均年收入1200元,成为邢台市乃至河北省出名的殷实村。

1989年,栾卸村取得960万吨煤矿开采权。但李长庚却出人意料地给煤矿贴上了“封条”,抉择建设制药厂。

音讯一传出,很多人不睬解,但在李长庚看来,煤矿总有挖尽的时分,有必要主动转型求开展。面对冷言冷语,李长庚一边请专家论证、研发新产品,一边做市场调查,终于开发出市场上大火的“康必得”伤风药。

后来,栾卸村组建了制药、果品等多元运营的城镇企业——河北恒利集团。几年间,就完成年出售收入达到3.3亿元,利税6000多万元。

“村庄振兴一定要有产业支撑, 一个村子没有稳固的产业,村民没有安稳的收入,振兴就无从谈起。”李长庚说。

如今,“康必得”已从一个药品开展成健康事业品牌,栾卸村已完成村企合一,总资产近30亿元。村民不只是农民、工人,仍是企业的股民,先后从企业分得盈利5.1亿元,户均60多万元,集体资产也增值了十几倍。

从穷山恶水到绿水青山

漫步栾卸村,满眼是一排排参差有致的四层小楼,以及各种树木。与城市小区不同的是,这里鸟鸣不断,空气更新鲜。

20世纪90时代,殷实起来的栾卸村不满足传统居住环境。1998年,李长庚带领村民开始施行人居环境改造工程,依照统一规划开发模式进行建设。

2001年,总投资2.3亿元、占地上积近27公顷、建筑面积22.58万平方米的现代化新民居“恒利庄园”竣工。栾卸村民告别传统的农舍,悉数住上舒适的村庄别墅。

相关阅读